猪客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35|回复: 0

非洲猪瘟全面复盘与推演,2019年猪价上涨或成定局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220

帖子

12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猪客币
312
帖子
220
发表于 10-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非洲猪瘟作为全世界最严重的跨国界猪病之一,具有迅速在全球蔓延的可能性。非洲猪瘟于1921年在肯尼亚被首次报道发生,截止2017年全球共有52个国家发生过ASF或者检测到病毒,包括31个非洲国家、17个欧洲国家和4个拉丁美洲国家。作为全世界最严重的跨国界猪病之一,非洲猪瘟不仅能引起猪群高死亡率,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而且传播迅速、无国界,目前无有效的治疗措施或者防疫用疫苗。联合国粮农组织描述此病具有迅速在全球蔓延的可能性。因此该病是国际动物卫生组织(OIE)法定报告动物疫病,也是我国规定的一类动物疫病。

一、非洲猪瘟的影响

非洲猪瘟导致非洲生猪占全球比例不到2%,马耳他开创了一个国家为消灭一种传染病而全面扑杀一种家畜的先例。随着非洲猪瘟在全球蔓延,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养殖者体验到该疫病的恐怖。

以下均为负面影响案例:联合国粮农组织1982年指出:“非洲的猪占世界猪的总头数的不到2%且增长缓慢,主要就是由于非洲猪瘟的肆虐。”西班牙曾在1977-1980年因非洲猪瘟紧急宰杀生猪接近100万头。海地在1978年拥有生猪存栏120万到160万,在首例疫情1个月之内,就降至大约60万头。2007年7月,ASF传入与俄罗斯南部接壤的阿布哈兹共和国,由于该疫区以山林散养为主,至2007年夏季结束时,阿布哈兹70%的猪已经感染ASFV。1978-1979年,因感染非洲猪瘟,马耳他全国8万头生猪被扑杀,开创了一个国家为消灭一种传染病而全面扑杀一种家畜的先例。

2005年以来全世界33个国家累计暴发非洲猪瘟10839起,绝大部分地区与非洲猪瘟斗争持续半年以上。我们通过深度整理2005年以来各国暴发非洲猪瘟的历史数据发现,疫情一旦在一个国家暴发,很难在短时间内根除。2005年以来,全世界一共有33个国家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累计10839起,平均每年774起,每个地区疫情持续的时间接近一年(11.9个月)。其中2014年、2017年和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暴发数量明显高于其他年份,维持时间也在平均水平之上。当前来看除了极少数的国家和地区能够在短时间内彻底消灭非洲猪瘟,绝大部分都会与非洲猪瘟持续斗争至少半年以上。

二、复盘:我国进入持续暴发期,后续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1、疫情首发:非洲猪瘟非人畜共害病,政府未雨绸缪早有准备

2018年8月3日,我国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ASF),这是中国首次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后,沈北新区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对疫点边缘向外延伸3公里的区域已实施管控,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截止目前已经扑杀生猪8116头。

非洲猪瘟是一种急性,发热传染性很高的滤过性病毒所引起的猪病,其特征是发病过程短,但死亡率高达100%。因为临床表现与普通猪瘟类似,故名非洲猪瘟,但两种疫病完全不同。非洲猪瘟病毒属于DNA病毒,普通猪瘟为RNA病毒,所以疫苗不存在交叉保护,截至目前,非洲猪瘟都无有效疫苗可防控,扑杀是唯一手段。

非洲猪瘟病毒(ASFV)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种以媒介昆虫传播的DNA 病毒,其传播方式主要是接触性传播。人类或污染的猪肉、猪肉制品及饲料产品很有可能成为ASFV传播的通道。研究表明,ASFV对反复冻融有很强的耐受性,其在冻结肉中甚至可以存活1000天。

非洲猪瘟非人畜共害病,正常烹饪完全可以消灭病毒,无需恐慌。非洲猪瘟虽然致死率极高,但是猪是非ASFV唯一的自然宿主,除家猪和野猪外,其他动物不感染该病毒,即该病非人畜共害病,虽然对猪有致命危险,但对人却没有危害,对人体健康和食品安全不产生直接影响。从目前的研究情况看,也不太可能出现变异传染人的情况。同时非洲猪瘟病毒对高温敏感,70摄氏度下30分钟即可灭活,因此正常烹饪完全可以消灭病毒,所以居民无需恐慌。而深埋病死猪有一个生物发酵发热过程,特别是生石灰遇水也会产生大量热量,多重措施能够保证彻底杀死病毒。

我国对非洲猪瘟忌惮有加,早有准备,在2015年出台了具有具备实际操作意义的文件,并在北方边境省份等高风险地区多次组织开展应急演练和专项督查。作为全球第一养猪大国,我国对非洲猪瘟一直忌惮有加,早在2012年我国就已出台文件以预防非洲猪瘟,为当前疫情快速控制打下一定基础。早在2012年俄罗斯非洲猪瘟高发之时,农业部就联合质检总局等8个部委局联合发文《关于切实做好非洲猪瘟防范工作的通知》,并在2015年推出了具备实际操作意义的 《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并在北方边境省份等高风险地区多次组织开展应急演练和专项督查,细则的颁布为本次非洲猪瘟疫情的处理提供了系统的操作方案,有助于各个疫点的疫情被快速控制。

2017年,俄罗斯在距离我国满洲里口岸不足1000公里的伊尔库茨克州再次发生疫情,非洲猪瘟跨境传入我国风险进一步加大,国家质检总局迅速发布《质检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通知》。总体而言,我国虽然是第一次暴发非洲猪瘟,但是得益于国家防范于未然的措施,健全的防控体系,不断提升的经济实力以及强大的国家行政力量,对已发现疫情的疫区处置合理迅速。

2、疫情发展:58天21例疫情暴发,区域暴发势头开始呈现

自8月1日起,我国在58天内暴发了21例非洲猪瘟疫情,区域暴发势头开始呈现。自从8月初首例非洲猪瘟在我国沈阳被确诊以来,截止到9月28日,农业农村部共通报了21起非洲猪瘟疫情,遍布辽宁、河南、江苏、浙江、安徽、黑龙江、内蒙古、吉林8省,涉及散养户、种猪场和屠宰场。其中安徽疫情暴发最为严重,累计确诊8例,遍及芜湖市、宣城市、滁州市和铜陵市4个地级市,内蒙古确诊4例,江苏、黑龙江、河南和分别确诊两例疫情,辽宁、浙江、吉林各发生一例,从疫情的传播路径来看,非洲猪瘟呈现由北向南再向北的特点,虽仍然是点状分布,但开始呈现区域暴发的势头。受疫情管理政策影响,目前各疫区因非洲猪瘟累计扑杀生猪82924头(含辽宁省清查过程中扑杀 11257头)。

3、疫情展望:污染面和传染源仍未确定,后续疫情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当前疫情的病毒污染面和病毒传染源仍有待进一步调查(难度较大),而我国存在大量的中小散户,较多的潲水猪以及频繁而不规范得生猪调运,为控制疫病传播增加了难度。叠加非洲猪瘟早期发现难,无可用疫苗预防,使得后续疫情形势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不排除出现进一步扩散的可能性。

非洲猪瘟病毒进入中国的源头和路径尚未明确,潲水猪的存在增加了我国染病风险。疫情的彻底控制永远是从源头病毒开始,若未能控制病源,就不可能净化。当前非洲猪瘟的来源和路径仍在调查中,根据基因测试显示,中国疫情的毒株部分基因序列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2017株的相应序列完全一致,而俄罗斯远东地区2017年以来也发生了多起非洲猪瘟疫情,联合国粮农组织曾在3月发布了一份名为《非洲猪瘟对中国的威胁》报告,明确提醒我国注意非洲猪瘟从俄罗斯传播过来的风险。而我国由于养殖基数庞大,存在大量饲喂泔水的散养户,他们有可能接触到来自境外航班的餐食,增大了我国染病的风险。根据农财宝典报道,现有的21例疫情中,至少有9例是用泔水饲养,泔水养猪成为非洲猪瘟高发特征。

复杂的养殖环境使得疫情追溯耗时耗力,不利于疫情的及时控制。相比于源头的不确定性,理清传播路径对于控制非洲猪瘟至关重要,当前暴发的21起疫情,遍布8个省市,其内在联系探明仍需时间。从疫病传播学的角度来看,非洲猪瘟的潜伏期是4-19天,由于染病猪会在发病前两天开始排毒,所以当疫情暴发之时,ASFV(非洲猪瘟病毒)已经开始传播。防疫部门需要立即对疫点至少两天前(我国自行的是前30天)所有进出人员、车辆和物品进行追溯,确认其不会传染到易感动物,如发现有传染风险,应立即进行扑杀。由于我国生猪调运频繁,大量中小散户生物安全防疫意识不足,能够接触到生猪或者饲养人员的机会特别多。在已暴发的21例疫情中生猪存栏规模不足500头的高达16户(不算河南郑州疫点),占比接近8成。此过程十分耗费时间,不利于疫情的及时控制。因此在未明确疫情的传播途径之前,防疫主要以全面排查,发现扑杀为主。

截至9月1日,全国已排查场点2303.5万个,生猪10.3亿头次,疫情总体已经可控。未来如果知道来源、理清路径就可以顺藤摸瓜,主动防疫,定点监管高风险区域,将非洲猪瘟影响降至最小。

三、防控:调运环节监管不断加码,2019年猪价上涨或成定局

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后,农业部重点管控生猪调运环节,监管政策不断加码,目前东北、西北、华北、华中、华东、东南18个省份之间生猪调运已经停滞,产销区价格严重分化,对当前猪周期演化和未来行业格局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

当前猪周期演化:产能错配,生猪滞销,产区进入激烈的洗牌阶段。我们认为严格的禁运政策导致养殖业区域产销错配问题凸显,产区猪价低迷、养殖户销售困难导致现金流压力显著提升,补栏积极性大幅下滑,几乎所有生猪(肉猪、种猪、仔猪)都面临滞销,产区进入激烈的洗牌阶段,必定会导致产能被迫快速退出,2019年猪价上涨已是定局。

未来行业格局发展:龙头养殖企业地位将更加牢固,屠宰场话语权也将增加。随着规范化快速成为主旋律,中小养殖户生存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大型养殖企业将凭借其更少的边际成本弹性,完善的生物安全防控体系,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以及更好的食品安全保障能力,将迎来一轮新的发展契机。在这个过程中优秀企业成本与行业平均水平差距进一步拉大,龙头地位更加稳固。而流通领域主导权将更多的向屠宰场倾斜,肉类的冷链物流发展也将迎来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

1、防疫措施:调运环节监管不断加码,产销区猪价分化明显

疫情发生后,农业农村部重点管控生猪调运环节,监管政策不断加码。非洲猪瘟发生后,农业部迅速启动Ⅱ级应急响应,对疫区采取封锁、扑杀、无害化处理、消毒等处置措施。同时展开了疫病的溯源和传播途径追溯工作。为防止非洲猪瘟在现有疫点的基础上继续传播,农业组在生猪调运管控环节和扑杀补贴不断加码,接连出台4个重磅文件。

8月10日,农业部发布《关于防治非洲猪瘟加强生猪移动监管的通知》,严防因生猪移动导致疫情扩散蔓延;

8月31日,农业部印发了《农业农村部关于切实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发生疫情省份生猪及其产品调运要求,严格限制生猪及其产品由高风险区向低风险区调运;

9月11日,农业部发布了《农业农村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跨省调运监管的通知》,明确要求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省相邻的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并暂时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暂停时间从任一相邻省发生疫情至其全部相邻省疫情解除封锁前。

目前全国暴发疫情的省份有8个,疫情省的相邻省份有10个(河北、山西、上海、福建、江西、山东、湖北、陕西、宁夏、甘肃),整体覆盖东北、西北、华北、华中、华东、东南地区18个省份。我国生猪由北向南的运输线路几乎被全部封锁。

9月13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对此次强制扑杀补助标从800元/头提至1200元/头,以上补助经费从2018年8月1日起实施。目前我国生猪养殖行业平均成本13元/kg,按照1200元倒推体重应该是在92kg,考虑到正常生猪出栏体重在110-130kg且猪场一般都是批次养殖,存栏猪有大有小,因此我们认为1200元的补贴已经能够覆盖大部分养殖户当前的存栏成本。同时将扑杀补贴提升至1200元/头符合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建议的“补偿价格应该在其商业价值的70%到110%之间”,不仅可以帮助养殖户打消上报顾虑,减少偷运偷埋等非法行为,又能对构建上下联通的防疫体系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

2、周期影响1:生猪流通“新格局”、2019年猪价上涨或成定局

在流通受限的情况下,产销区价格走向分离,疫情产区养殖户现金流面临较大挑战,重点关注生猪调出大省疫情发展。我国生猪产能差异化分布明显,河南、山东、湖南、湖北、河北外调猪肉量排名全国前五,合计919万吨,占全国生猪调运总量的73%,占全国消费总量的17.3%,销售渠道对外依存度极高,若猪肉调运受限,将导致省内猪价大幅下跌,此次洗牌较为惨烈,我们预计散养户最多亏损一批猪就会被迫退出(6个月),从而刺激猪价大幅上涨。

禁运政策若未发生大幅调整,疫情产区养殖户现金流将面临极大挑战,补栏积极性显著降低,产区洗牌力度将继续加大,母猪将大量被迫淘汰,那么对应的明年3季度后生猪出栏量将会大幅减少;而生猪存栏的出清更快,半年左右就可以达到出清,2018年底或2019年上半年的猪价可能就会迎来景气期,需保持密切关注。

(1)产销区价格急剧分化:销区受益、产区洗牌

18省市生猪调运受限,产销区价格差创历史记录。非洲猪瘟暴发以来,为控制疫情,切断病毒传播路径,防止疾病扩散,生猪及其产品在调运环节的管控力度不断加码,导致产销区域猪价严重分化。从最初的沈阳生猪禁止外调,到目前18省市生猪调运受限,安徽、河南、江苏三省猪肉产品更是被限制调出,我国生猪由北向南的运输线路几乎被全部封锁。而流通环节受阻带来的影响正不断显现在区域猪价上,根据芝华产销区数据显示, 2013年至2018年8月1日,我国产销区生猪均价差距为0.27元/kg,非洲猪瘟暴发之后,产销区生猪均价急剧扩大至2.22元/kg,远超历史极值。其中浙江生猪价格涨幅最大,逼近19元/kg,河南作为生猪第一调出大省(外调产能占总产量的64%)价格大幅下滑,最低降至10.8元/kg,与相邻省份均价相差3元/kg,创下历史最高记录。

(2)生猪流通“新格局”(生猪流通与销售方式见附录)

产销区价格持续分化是我国生猪产能差异性分布的结果,生猪流通环节或将面临大变革。根据芝华数据,每年我国省际之间调运猪肉126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4%,其中调出省份13个,主要集中于华中、华北和东北地区,调入省份18个,分布于华东、西南和华南地区。在非洲猪瘟发生之前,生猪经纪人依据各省市生猪价格差,将肉猪调往全国各地从而牟利,全国猪价也借此实现平衡。但是由于其在运输过程中生物安全防控措施薄弱(车辆消毒不彻底,不同猪场生猪混装,不同猪贩子生猪分装),且行业长期以来都较为不透明,外界对此环节规范化呼声日益高涨,经过此次非洲猪瘟事件,生猪流通领域或将迎来一轮规范化浪潮。

产区洗牌:河南、山东、湖南、湖北、河北外调猪肉量排名全国前五,外调产量占自身消费量比重均超过65%,一旦禁止猪肉产品省际调运,省内猪价将大幅下滑。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猪肉产量排名前十的省份合计生产猪肉3398万吨,占全国猪肉比重64%,但其自身仅能消化2580万吨,剩下818万吨需要外调消化,占其自身消费总量的32%。具体而言,河南(288万吨)、山东(194万吨)、湖南(193万吨)、湖北(127万吨)、河北(117万吨)五省外调猪肉量排名前五,占自身消费总量的178%、102%、80%、65%、79%。这些省市生猪产业对省际调运依存度高,一旦调运受限,其产能将严重供过于求,生猪价格大幅下跌。以河南为例,河南在郑州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之后生猪价格5天内下跌9%,而后河南省第二起非洲猪瘟发生后,猪肉被禁止调出,价格更是在5天内大幅下滑2.4元/kg至10.8元/kg,跌幅达到18%。

销区上涨:广东、上海、浙江、北京、天津调入猪肉量排名全国前五,体量均超百万吨,外调数量平均占消费总量72%,对外依存度极高。根据芝华数据测算,广东、上海、浙江、北京、天津2016年猪肉消费总量为459万吨、181万吨、239万吨、135万吨和136万吨,供给缺口分别为195万吨、168万吨、148万吨、113万吨、106万吨,其供给保障率平均只有28%,其中上海、北京对外依存度更是达到93%、84%。是全国对外依存度最高的5个省市,我国调运总量的58%用于供给以上五省市。这些省市一旦发生非洲猪瘟或者外调线路因疫情被封锁,其猪价将快速上涨。以浙江为例,自23日乐清暴发非洲猪瘟以来,其生猪价格逐渐上涨,而31日其相邻省份安徽也暴发非洲猪瘟后,其北方生猪调运线路几乎全被封死,随后安徽疫情持续暴发,猪肉产品也禁止调运,浙江猪价飞速上涨,3天上涨3元/kg,乐清地区猪价更是达到20元/kg,接近历史最高值。

未来疫情走势将会对生猪调运环节持续造成影响,重点关注山东、湖南、湖北、河北等调出大省疫情发展。我国生猪调出量排名前五省份合计919万吨,占全国生猪调运总量的73%,占全国消费总量的17.3%。而从2006年以来,我国猪肉产量单年降幅极值为07年的363万吨(YOY-7.8%),生猪价格从8.92元/kg涨至17.4元/kg,振幅达到95%;而从15年开始的行业大牛市,两年猪肉产量减少372万吨(YOY-6.7%),生猪价格右11.6元/kg上涨至21.2元/kg,振幅83%。因此按照这个标准来计算,如果主要生猪调出省份禁运,将对行业产生极大的冲击。当前来看,排名前五的生猪调出大省只有河南猪肉产品不让调出,山东、湖北、河北生猪调运受限,湖南当前调运还没受到政策直接影响,但调运范围会因为不让经过高风险区域而受到部分限制。另外,9月20日浙江与山东达成每天600吨生猪产品的对接供应量意向,这种点对点认证供应,因为规模需求大,为便于管控,应更大范围地铺开。因此无论是在供给端,还是在需求端,主要调出省猪肉产品调运受限都将给区域供给带来较大影响,重点关注山东、湖南、湖北、河北等调出大省疫情发展。

(3)产区剧烈去产能,2019年猪价上涨成定局

产区生猪与猪肉调运受限导致销售受阻,养殖户滞销现象突出,不但亏损利润,本金也面临损失的可能。

在生猪调运监管政策不断加码的大背景下,产销区养殖户面临的形势也是天壤之别,特别是疫情产区,猪贩子调运受限,运输量大幅下降。根据农业部数据显示,8月以来我国生猪跨省调运数量一直呈下滑趋势,由高峰时的每周调运213.2万头降至171.7万头,环比下降20%。流通量的减少和调运区域的限制,导致养殖户滞销严重,特别是在河南和东北地区,养殖户对后市普遍悲观,出栏情绪迫切,和当地从业人员交流了解到“(养殖户)只要有车运来就卖,补栏积极性很低”。同时从销售端来看,由于其他省市担心病毒传入,对疫区省份的产品接受度不高,这也导致疫病发生产区销售压力增加,养殖户被迫压栏。

滞销向上游种猪环节传导,补栏积极性快速降低,将影响明年三季度的生猪供应数量。由于受到禁运政策影响的产区猪价低迷,叠加疫病风险,养殖户补栏积极性普遍降低,部分地区仔猪已经开始亏损,自繁自养养殖户对后市情绪悲观,开始推迟配怀计划,调整出栏节奏。

我们认为,肉猪价格的持续低迷以及逐渐扩大的禁运范围会严重影响养殖户资金回笼,产区已经开始出现了产能淘汰的行为,但是得益于2015年开始的超长猪周期以及相比于2014年更低的饲料原材料价格,当前养殖户现金流压力还未全部显现,同时叠加2018年二季度已经淘汰了一大批落后产能,当前更多的形式是调整出栏节奏,减少补栏。但是在可预期的未来半年(肉猪完整生长周期),生猪存栏出清完成一轮,2018年底或2019年上半年的猪价可能就会迎来景气期,需保持密切关注。而禁运政策或导致养殖户现金流将面临极大挑战,补栏积极性显著降低,产区淘汰力度将继续加强,大量母猪将被迫淘汰,那么对应的明年3季度的生猪出栏量将会减少,由于悲观的预期存在,行业猪肉供给的减少甚至会更早,2019年猪价上涨成为定局。

3、周期影响2:种猪外调实质性受限,母猪滞销被迫育肥

受调控区种猪外调实质性受限,母猪滞销导致养殖户被迫育肥,种猪场现金流压力不断增大,或出现资金断裂的风险。因为种猪价值高,购买者更看重品质,因此跨市、跨省调运种猪十分频繁。虽然农业部在文件中对种猪的调运留下了空间,规定“疫区所在省的种猪,经实验室非洲猪瘟检测合格和检疫合格后,方可调出本省”。但是由于地方的检测和评估实力厚薄不一,叠加现在疫情控制形势仍不明朗,外调仍存风险,种猪的跨省调运在受限区域实质上也处于停滞状态。且在流通管制的大背景下,产区供过于求,叠加养殖户补栏积极性不高,大量种猪也面临滞销的困境,最终被迫自己育肥。但种猪场和仔猪场设计的育肥产能并不多,大量育肥不能长期持续,同时因为育肥环节的成本支出,养殖场现金流将更加紧张,最终不得不将肉猪低价售卖或提前宰杀,甚至出现和14年一样的情况,大量猪场因现金流问题被迫售卖猪场。

产能错配问题凸显,全国种猪大约55%调运受限,将推动周期持续维持高景气度。从当前情况来看,我国种猪存栏分布和肉猪出栏分布大致相同(产区分布),主要在华东和华中地区,更高层次的国家核心育种场同样集中在我国肉猪排名前十的主产区,比如广东、湖北、山东,湖南、河南等省份。现在被禁运区域覆盖东北、西北、华北、华中、华东、东南地区18个省份,其母猪存栏量占全国总量的55%。

我们认为由于生猪禁运导致行业产能错配问题凸显,资源不能最大化利用,产区供过于求,必定会导致富余产能被迫退出,而销区因为肉猪价格高涨而将后备种猪当肉猪销售盈利更大,也将导致现有母猪产能减少。这将对行业恢复正常后的补栏造成很大影响,周期景气度将持续更久时间。

4、格局影响1:大企业迎来行业规范化红利,中小散户生存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

中小养殖户因为其自身缺陷为非洲猪瘟的滋生和蔓延创造了条件,给防疫人员疫情追溯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和负担,未来规范化快速成为行业的主旋律,其生存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而大型养殖企业将凭借其更少的边际成本弹性,完善的生物安全防控体系,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以及更好的食品安全保障能力,将迎来一轮新的发展契机。

1、行业规范化趋势明显,中小散户边际成本上升要显著高于大型养殖企业。规范化必将抬高散户成本中枢,而大型养殖企业在规范上原本就做的更好,边际成本上升要显著低于散户,优秀企业成本与行业平均成本将进一步拉大,获得的超额收益也将会更多。以河南某乡为例,在非洲猪瘟暴发之后,乡政府将辖区内89个养殖户进行了筛查,发现只有1户满足现有的环保要求和生物安全防疫要求,这就意味着如果未来管理政策趋严,剩下88户都将被迫清退或限期整改。

2、大型养殖企业具备完善的生物安全防控体系。由于非洲猪瘟烈性病毒致死率高达100%,且无疫苗可以防治,传染方式为接触性传染,主要通过人类或污染的猪肉、蜱等方式传播,因此隔断病毒与猪群接触途径是防控此类疫病最好的手段。而普通猪场土地利用率几乎100%,没有设置对外的缓冲隔离带,同时对拉猪车等交通工具和外来人员的消毒措施也几乎没有,而大型养殖场设有专门的人员和交通工具消毒区,生猪售卖区与养殖区域隔离,工作人员进入猪场都会洗澡消毒换衣服,从源头上阻断了病毒传播的途径。20例疫情中16例的染病猪均来自于中小养殖户,也进一步说明散养户在生物安全控制上的缺位。同时相比于中小散户,大型养殖企业规模猪场选址更加科学,会着重考虑周围养殖场对自身的影响,因此受到牵连的可能性更小。例如牧原在选址时,附近3km内基本没有养猪户。(风险测试参照附3:温氏、牧原非洲猪瘟利润影响压力测试)

3、大型养殖企业猪场绝对数量大,分布广泛,保险购买齐全,抗风险能力更强。大型养殖场由于出栏量可突破千万头,其猪场分布广泛,即使按照单场4万头计算(行业较高值),出栏1000万头的大型养殖企业猪场约250个,即使某一个猪场不幸染病或者被划归疫区,其对整体的影响也仅为0.4%。更重要的是,大型养殖企业保险购买齐全,比如牧原就为所有生猪都购买了死亡保险,温氏为所有母猪购买了死亡保险,一旦因为疫病导致母猪(生猪)死亡,保险公司将会理赔其全部成本,政府也会有相应补贴。而散养户保险购买的渗透率低,且猪场数量几乎唯一,一旦感染疫病就是灭顶之灾。因此大型养殖企业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4、大型养殖企业具有更好的食品安全保障能力。无论是在法律意识,养殖环节的规范化上,我们认为从主管部门的监管力度,养殖场自己的风险收益比来看,大型养殖场都让人更加放心。特别是抗生素的使用,兽药的残留,病原微生物的监测,死猪的处理等关键节点上,大型养殖场都有一套完整规范的操作流程,对食品安全的保障能力更强。9月11日,浙江省畜牧兽医局向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发函,申请山东推荐10家品控管理优秀的屠宰企业和20家大型养殖企业用以保障浙江省生猪供应。浙江省点名大型养殖企业定点供应,看重的也是其更好的食品安全保障能力。

5、格局影响2:屠宰端话语权或将增强,肉类冷链物流将迎来大机遇

近日,山东省畜牧兽医局下发了《关于印发防控非洲猪瘟公开信的通知》,暂时关闭全省生猪交易市场,并鼓励各生猪屠宰企业推行“集中屠宰、冷链运输、冷鲜上市”模式,加快推进转型升级,提升生猪就近屠宰加工能力,就近就地收购生猪。要求生猪贩运经纪人主动到当地畜牧兽医部门进行备案,定期报告生猪调运期间动物防疫情况,并且对生猪交易的消毒、检疫等环节都做了细致的规定。同时与行业内从业人员的交流来看,在疫区屠宰场话语权显著提升,冷链车更是急缺。我们认为经过本次非洲猪瘟事件,长距离的生猪调运或被限制,流通领域主导权将更多的向屠宰场倾斜,肉类的冷链物流发展将迎来一次难得的历史大机遇,行业借此契机迅速走向规范化,龙头企业危中有机。

四、推演:行业规范化势在必行,流通领域是防疫重点

当前我国非洲猪瘟后续形势仍不明朗,通过研究巴西、西班牙、海地、俄罗斯与非洲猪瘟抗争历史,我们发现净化非洲猪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少则如巴西7年,多则如西班牙35年才彻底根除非洲猪瘟。我国作为世界第一生猪消费国和生产国,生猪市场高达万亿,涉及众多民生产业,中国必须铲除非洲猪瘟,将来对生猪流通环节的管控和规范将必不可少。

1、国外经验:非洲猪瘟肆虐52国,流通领域监管是防疫重点

从全球范围看,截至2017年,非洲猪瘟已经在52个国家暴发,稍微防控不利,对本国生猪产业将会造成灭顶之灾。俄罗斯在2007年染病以来经济损失高达百亿卢布,而马耳他、海地、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多个国家更是为控制非洲猪瘟不得不将全国所有生猪全部扑杀。虽然非洲猪瘟的影响巨大,但也有部分国家将其成功净化,其中巴西和西班牙积累了大量的防控和净化的实践经验,成功控制非洲猪瘟,还保护了本国的生猪养殖产业。通过梳理其防控历史,我们发现非洲猪瘟的防疫一般可以分为被动扑杀和主动根除两个阶段,在这两个阶段,防控各有侧重点,但是流通领域的监管一直没有放松。而俄罗斯之所以没有控制住非洲猪瘟,流通环节监测不利是重要原因。

i.在被动扑杀阶段:消除恐慌,控制疫情是首位。限制一切可以引起发生相互接触的活动,禁止感染区和风险区内的猪的自由移动,对疫区内所有生猪进行坚决扑杀,同时给民众和从业者进行广泛的科普宣传,让其正确认识非洲猪瘟带来的影响,积极配合防治工作。

ii.在主动根除阶段:完善的防疫系统,严格条件的调运和广大从业者的积极参与是关键。全国范围的清查是必不可少的,足够的人员配备和完善的防疫系统是根除非洲猪瘟的必备条件。运输环节的要求必须更加严格,猪场得到国家相关认证才可以销售(比如检疫许可证,猪场无疫证明等),同时会在接收地也进行严格的血清学检测,确保外调生猪的生物安全。最后是广大从业者的全面积极参与,只有调动所有一线人员的积极性,根除计划才能有效推进。

(1)巴西:7年努力,终将非洲猪瘟净化

巴西土地是仅次于中国、欧盟和美国的第四大猪肉生产国,同时也是仅次于美国、欧盟和加拿大的第四大猪肉出口国。巴西的生猪产业正常运转对全球生猪格局都具有重要意义。1978年非洲猪瘟疫情暴发后,巴西仅用了7年就宣布ASF无疫。我们按照政策颁布时间将巴西疫情防控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8-1980年):ASF紧急状态。主要以控制疫情,防止疫情扩散为目的。MAPA(巴西农业、畜牧业和食品供应部)在首发病例的实验室确诊之后的15天之内(1978年6月15日)以总统令(总统令81.798)启动了ASF紧急状态。采取了包括禁止感染区和风险区内生猪的自由移动,对感染区内的所有猪只进行扑杀和焚化等9项措施。对比我国当前防疫政策,很多都与巴西当时的防疫措施相同,主要目的都是快速控制疫情,防止已知传染源扩大,减少人与猪,猪与猪之间的接触,降低生猪患病概率。

第二阶段(1980-1984年):ASF根除计划。主要以净化非洲猪瘟,恢复OIE无疫认证为目的。1980年11月25日,巴西农业部通过总统令发布了非洲猪瘟控制计划。计划分为3个阶段,分别是攻坚阶段(1980-1984年),巩固阶段(1984-1986年)和维护阶段(1987年)。根据其国内养殖分布特点,动物及动物产品流动方向,猪肉出口企业密集程度和散播该病的风险程度,分地域、分区域进行先后根除。首先开始的是南方区域,该区域生猪养殖户数量占巴西全国的44.65%,存栏生猪1526万头,占据了全国猪肉产量的73%。其次是东南区域,最后是其他养殖区域。在ASF根除阶段,巴西主要采取了控制国际航运、控制国内生猪移动和动物健康教育和人员培训等在内的6项措施。由于该根除计划设计科学且执行坚决,巴西境内暴发的所有疫情都被扑灭,自1981年11月已无ASF疫情报道,且血清学监测也全部为阴性。1983年9月9日,巴西南方区域首先宣布ASF无疫。根据OIE国际动物卫生法典和在ASF风险区域、养殖场和疫病防控所做工作的基础之上,1984年12月4日,巴西重新获得OIE无疫认证。

相比于第一阶段,巴西在非洲猪瘟根除阶段的防控手段由原来的被动发现扑杀到主动控制预防。通过分阶段分区域主动检测排除疫情,划归无疫区,并对该区域养殖场进行认证,同时通过控制无疫区和其他区域之间的流通防止病毒流入无疫区,达到巩固胜利果实的目的。此阶段最关键的是提高农场主、职业者、屠宰企业、兽医和政府官员等所有有关人员的防疫意识和参与意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ASF根除这个系统工程顺利推进。

(2)西班牙:病毒变异,10年根除终成正果

西班牙两点式分散养殖模式导致疫病传播较难控制,而病毒变异使得病状无法被立即确诊。

相比于巴西,西班牙养殖是典型的两点式养殖,其仔猪主要集中于Galicia、Gastilla、Leon和Murcia地区,同时Aragon、Cataluna和Segovia为大型饲养农场,主要负责育肥环节。这种饲养格局造成西班牙境内高密度的猪群移动,使得疫情控制极为不便。1960年,ASF在西班牙境内特定区域内迅速传播。随着该病的广泛流行,病毒开始变异,出现了病毒携带动物和死亡率低于5%的所谓非典型非洲猪瘟类型。这种变化使得临床诊断变得十分困难,对该病的确诊必须借助实验室参与才能完成。

变被动扑杀为主动根除,10年根除终成正果。1985年之前,西班牙主要通过卫生管理措施和消灭临床阳性猪群来控制ASF。1985年,西班牙颁布ASF根除计划之后,控制ASF的策略发生了重大改进。和巴西一样,西班牙变被动扑杀为主动根除,通过建立流动兽医临床团队充实检测力量,同时建立简单快速准确特异的间接ELISA诊断方法,并设国家农业研究院对地方给予技术支持。在猪场建设方面,通过财政给予部分支持,提高饲养场及饲养设施的卫生水平。最后限制猪群移动,运输的动物必须获得官方兽医证明,对所有的ASFV携带者进行安乐死,消灭感染源。到1994年时,西班牙境内已经无ASF暴发报道。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对外宣布,ASF根除计划胜利完成。

(3)海地:美国相助全国扑杀,盲目遵循发达国家养殖体系终酿苦果

海地在1981年开始实施非洲猪瘟根除及补栏计划。该计划实施的初衷是消除非洲猪瘟对海地养猪业造成的负面影响并借此重振养猪业,但实施之后却发现了诸多问题,并最终拖累整个海地经济并对海地自然环境、社会和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

海地疫情蔓延,美国政府决定介入干预,扑杀所有海地生猪。1978年2月多米尼加共和国暴发非洲猪瘟,为防止海地暴发ASF,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达成了ASF防控协议,将双方边境线内15公里的猪全部扑杀,海地因此共扑杀20671只猪。虽然海地和多米尼加对边境线进行了清群,但ASF还是很快通过阿蒂博尼特河传入海地。1978年时海地有120万到160万只猪,在首例疫情1个月之内,海地的猪就已降至大约60万只。大量死猪在河流中漂流,对民众造成了严重的恐慌。随着疫情的蔓延,南美国家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因为海地离南美很近且南美国家与海地之间存在许多小贩之间的非正式贸易。同时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表明如果ASF传播到美国,其损失将达到1.5亿至50亿美元,而将ASF在海地根除只需花费大约3亿美元。此时考虑到该病有可能继续传入其他地区,美国政府决定介入干预,对海地ASF疫情控制进行援助。该计划极其简单,就是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消灭海地所有的猪,然后再从美国、加拿大或墨西哥引进猪补群。

1981年4月,该项目正式实施。国际开发银行对海地的补栏计划进行资助。该根除计划更分告知/公众教育阶段(6个月),屠宰/赔偿阶段,清洗/消毒阶段、哨兵动物投放以及最后的生猪补栏计划5个阶段。

被扑杀生猪适应海地气候和地理条件,是当地居民经济的主要组成。被捕杀的海地土猪也称为克里奥尔猪(Creole pigs),是16世纪西班牙和海盗侵占海地后遗留下的黑猪。经过500年的进化筛选,该猪已经很好的适应了海地凹凸的地形和稀落的植被环境,并成为祭祀活动中不可缺少的祭品。海地人民认为黑猪的血液在伏都教的仪式中具有正式契约的功效。此外,克里奥尔猪的养殖成本很低,据说这种猪可以3天不吃饭,只吃匮乏的残羹便可生存,可以在丰收之后吃植物根茎和爬虫,相当于为下一次耕种翻耕土地,且减少了甲壳虫幼虫对植物的影响。克里奥尔猪可以以2到10美元买来最后以250美元的价格卖掉,这对小的养殖者而言是极大的一笔财富。确切的讲,一只克里奥尔猪占据了大多数农民收入的30%,相当于2名儿童一年的教育费用。因此,出于信仰和经济目的,海地农村80%左右的家庭都会饲养该猪。据统计,海地人50%的蛋白质来源于克里奥尔猪,特别是当饥荒发生时克里奥尔猪能提供蛋白质的作用越显重要。

美国肉猪不适应海地气候条件和饲养方式,最终补栏计划以失败告终。该补栏计划原本规划10年之内将海地的生猪养殖业恢复到ASF暴发之前,但海地官员的腐败和渎职使该目标遥遥无期。曾有一位天主教派的神父声称海地政府从美国AID获得了700万美元资助但却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效果,大量设备、资产和兽医用品被私自占用或浪费。更可悲的是,这些引进的猪得益于杂交优势,本应具备更好的生产性能,但却忽视了海地的实际养殖水平和能力。引进的种猪无法适用海地高热潮湿的环境,而且需要富含小麦和维生素的饲料,需要经常冲洗养殖区,需要水泥地面和铁皮屋顶,需要兽医介入等,这些苛刻的养殖条件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地人的饲养水平及能力。不久之后,该计划即被废弃,而由农户自己繁育,最后导致数以百万的养殖者自生自灭,使得该项引进计划对海地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灾难”。

(4)俄罗斯:深受非洲猪瘟侵害,损失高达百亿卢布

请参考报告:《非洲猪瘟专题报告-疫情已暂被控制,预防和控制计划是关键》

2、沙盘推演:行业监管趋严,规范化加速来临

通过对非洲猪瘟的后续发展进行推演,参照巴西、西班牙和俄罗斯的处置措施,我们认为在邻国俄罗斯非洲猪瘟治理一直存在问题,传入我国的威胁将长期存在的大背景下,为更好的控制风险,防患于未然,边境检疫趋严和流通环节规范乃大势所趋。即使后期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非洲猪瘟带来的影响也会持续发酵,整个行业将朝着规范化的方向快速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猪客网

GMT+8, 10-21 16:32 , Processed in 0.05739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